随着国内电力市场饱和以及“走出去”国家战略的进一步实施,近几年国内企业加快了在海外电力市场的投资。该领域最早的投资案例是2001年四川省电力进出口公司投资格鲁吉亚装机24兆瓦的小型水电站。从2012年底开始,国内企业的投资规模迅速增加,2015年达到了近7吉瓦,成为国际电力投资重要的市场参与者。

总结过去几年的海外投资项目,可以发现中国企业海外电力投资呈现出三大趋势。

趋势一:电源类型从水火电转向可再生清洁能源
东南亚是中企海外电力投资的第一站。由于当地具备丰富的煤炭和水力资源,且中国企业具备大量的水电和火电项目投资、建设、运营经验,考虑到当地市场对规模化、稳定、低成本电源的需求,中国企业在海外的投资项目主要集中在东南亚地区的火电、水电绿地项目。然而过去5年,随着可再生能源特别是风电、太阳能成本的下降,以及国际、属地国对低碳能源的重视程度不断提高,国内企业的投资逐步向可再生能源领域倾斜,投资规模从2012年的250兆瓦增长了近6倍,达到2015年的1546兆瓦。

其中,发达国家由于电力消费平缓、新建大型电站的需求相对匮乏,加之对碳排放严格的政策限制,可再生能源得到了更多发展空间,投资机会以海上风电、百兆瓦级陆上风电,以及较大规模的太阳能发电为主。中等发展中国家受经济规模限制,对大型电站的需求有限,可再生能源的发电规模更符合其需求特点,加之近几年国际金融机构如世界银行对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支持以及对高碳能源的限制,可再生能源的投资吸引力逐步提高。比如非洲地区由于缺乏电网、港口、道路等基础设施,建造和运营大型电站的难度较大,因此分布式可再生能源更适合当地的需求。这些因素推动了中国企业在海外可再生能源投资的增长。投资形式在发达市场以并购为主、发展中市场以绿地开发为主。

趋势二:投资地区从发展中国家转向发达国家
随着中企海外投资经验的增加以及发展中市场竞争日益激烈,企业选择的投资地区逐渐从传统“扎堆”的东南亚地区向成熟的发达和较发达市场如欧洲、澳洲、南美洲等转移。特别是近几年在欧洲市场,当地大型发电集团对其部分资产进行抛售以降低负债率、维持评级要求,为中国企业的投资并购提供了机会。与发展中国家相比,发达国家的可再生项目平均装机容量较小,相应的投资回报率较低,但国别风险也比发展中国家要低。对于中国企业而言,利用发达国家的风险效益平衡来优化投资组合将会成为一个有效的投资策略,同时也有助于培养企业在市场化电力环境中的运营经验和能力。

趋势三:竞争格局更加激烈、多元化
随着更多中国企业“走出去”,海外电力市场的竞争也变得越发激烈,呈现出“国内竞争国际化”的格局。国内进行海外电力投资的企业以工程类企业如电建,大型发电集团如华电、中广核等,以及一些地方能源、产业集团为主。由于大部分企业的区域选择高度趋同、项目渠道类似,因此在很多项目特别是大型项目上,出现了多家中资企业竞标同一项目的情况。除了国内企业之间的竞争外,中国企业还面临来自传统国际电力能源企业以及专业投资者的竞争,如AES、Engie、Actis等。在部分较成熟市场,还面临来自当地国有和地方独立发电商(IPP)的强有力竞争。

中资企业面临的能力挑战包括四个方面。

  • 缺少战略引领、优质项目少。当前大多数中企的海外投资以项目驱动为主、缺少战略引领思维。企业的海外投资主要依靠领导的各种信息渠道、同质化中介机构的二三手信息、部分海外办事机构的信息收集,缺少系统性、标准化的市场研究,以及多层次、多元化的项目寻源渠道和市场开发网络。海外电力投资资金量大、项目复杂、投资周期长,需要投资方结合自身能力经验、资源禀赋以及市场竞争情况,制定差异化的投资策略并赋予针对性的项目开发体系。但是当前多数企业缺少一个清晰的海外投资策略,对于投资定位、项目类型、投资目标、国别选择、筛选标准等均缺少一个清晰的思路,导致内部资源不能有效聚焦,决策领导和主管很容易陷入各种参差不齐的信息中,变成以项目驱动的被动投资风格,缺少战略引领的主动投资能力。
  • 全面风险管理能力体系欠缺、经验不足,项目风险高。除电力投资的常规风险外,海外电力投资更是面临来自国别、社会环境、供应链、电价波动、外汇波动等多种风险。投前、投中、投后的风险识别和管控决定了项目成败和盈利水平(图三)。由于专业能力较弱、属地国市场复杂,中资企业的海外投资可谓风险重重。发展中市场常见的风险包括:政府换届导致项目开发权变更或政策变化;由于环保、移民、政治等问题,项目开发受到地方民众、政府、NGO等的阻碍;供应链不成熟导致建设周期和成本的增加;政府或电网公司支付能力弱导致项目电费收取困难;属地国通货膨胀以及汇率波动等。发达市场常见的风险包括:异常复杂的环保监管要求导致项目成本上升和工期无限期延长,现货市场导致电价波动以及国家间政治因素导致当地政府、民众反对等。电力投资项目本质上属于民生项目,前期投资高、后期现金流稳定,但整体不属于超额回报项目。成熟的投资者需要能够针对政治、经济、项目风险进行量化分析,在投资模型中给予一定的风险溢价。项目前期企业有能力充分识别潜在的风险并设置相应的规避措施,项目运营中对关键潜在风险进行预防、监控并快速响应。
  • 缺乏长期运营管理能力、长期压力大。中国企业特别是承包类央企在海外电力项目的工程建设上有出色的管理能力,但后期的运营管理能力较弱,无法通过对“端到端”(从设计、施工到运营)的有效控制,实现海外资产的增值。电力项目投资周期长,项目回报需要通过十几、二十年的高效运营进行挖掘。当前大多数企业尚处于投资或投运3-5年内的早期运营阶段。随着设备老化、市场化程度提高,未来运营压力将陡增。
  • 融资渠道单一、国际化水平低。中企参与海外电力市场的资金主要来源于国内各种国有金融机构,与国际和当地金融机构的对接相对较少。这种单一的融资渠道不但增加了融资难度,还减少了中国企业与国际金融机构合作的机会。尽早习惯与国际金融机构合作不但可将融资渠道多元化,还能通过这些金融机构自身的资源开拓项目寻源渠道、满足更加严格的融资要求并为企业增加信誉。这种金融方面的国际合作在今后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也将会更加频繁和重要。

思略特:中国电力能源产业转型系列——海外电力投资机遇插图
思略特:中国电力能源产业转型系列——海外电力投资机遇插图(1)
思略特:中国电力能源产业转型系列——海外电力投资机遇插图(2)
思略特:中国电力能源产业转型系列——海外电力投资机遇插图(3)
思略特:中国电力能源产业转型系列——海外电力投资机遇插图(4)
思略特:中国电力能源产业转型系列——海外电力投资机遇插图(5)
思略特:中国电力能源产业转型系列——海外电力投资机遇插图(6)
思略特:中国电力能源产业转型系列——海外电力投资机遇插图(7)
思略特:中国电力能源产业转型系列——海外电力投资机遇插图(8)
思略特:中国电力能源产业转型系列——海外电力投资机遇插图(9)
思略特:中国电力能源产业转型系列——海外电力投资机遇插图(10)
思略特:中国电力能源产业转型系列——海外电力投资机遇插图(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