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能源署(IEA)于2018年4月12日发布《2017年电力关键趋势》(Key Electricity Trends 2017),总结了2017年电力生产、可再生能源电力、水电、核电、可燃性燃料电力及电力交易等的关键趋势:

电力生产
对月度数据的评估显示,相较2016年,2017年经合组织净电力生产量增长0.8%。地热、太阳能、风能及其它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增长显著(16.7%),而水力发电量仅小幅增长0.5%。可燃性燃料和核能发电量分别下降1%和0.8%。经合组织中,非可燃性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总发电量的23.7%(2016年为22.4%)。可燃性燃料(包括可燃性可再生能源)的发电量下降了1.0个百分点,至58.7%,其余部分为核能发电,其份额较2016年下降了0.3个百分点。

地热、太阳能、风能及其它可再生能源电力
2017年,经合组织地热、太阳能、风能和其它可再生能源的发电量为1030.3太瓦时,较2016年增长147.2太瓦时(同比增长16.7%)。到目前为止,这是十年以来这一领域取得的最大增幅。经合组织内各区域出现普长:经合组织亚太区域(后文直接称之为“亚太区域”)增长 17.1太瓦时(同比增长19.4%);经合组织欧洲区域(后文直接称之为“欧洲区域”)增长64.7太瓦时(同比增长14.9%);经合组织美洲区域(后文直接称之为“美洲区域”)增长最多,为65.3太瓦时(同比增长18.2%)。

对增长贡献最大的5个经合组织国家分别为美国(增加50太瓦时)、德国、日本、英国和加拿大。有趣的是,美国的增长来自于光伏和风电技术,且二者贡献相当,而德国、英国和加拿大的增长来自于风电。相反的,日本则得益于光伏。卢森堡(主要是风电)和智利(风电和光伏增幅均超过50%)的增长率最高。

就经合组织整体而言,此类发电量主要由太阳能光伏和风力发电组成。自开始收集数据以来,2017年经合组织国家风力发电出现最大增长,较上一年增加97.7太瓦时(16.4%)。这一增长主要来自于欧洲(增加53.2太瓦时)。经合组织太阳能光伏发电增长也创造了新纪录(54.1太瓦时),美洲增长最多(27.5太瓦时)。

水电
2017年,经合组织水力发电量为1464.6太瓦时,比2016多6.9太瓦时(即同比增长0.5%)。但是,由于经合组织国家可用的水电潜力已基本被使用,故过去15年水力发电的装机容量基本保持不变。经合组织各区域水力发电量差别较大。由于加拿大和美国(这两个国家是经合组织内最大的水电生产国)的强降雨,美洲区域水力发电量显著增长了7.9%。在亚太区域,日本和韩国水力发电的增长被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抵消;而欧洲区域下降8.4%(尤其受地中海国家的影响)。特别地,由于降雨量甚微,葡萄牙和西班牙的水力发电量分别大幅下降55.5%和47.5%。

在经合组织国家中,拉脱维亚的水力发电增幅最大,较2016年增长73%,创下电力生产和水力发电(大概占全部发电量的50%)的新高,这使该国在电力交易中存在盈余。

核电
2017年,经合组织累计核电产量为1856.1太瓦时,较2016年下降15.5太瓦时(同比降低0.8%)。经合组织各区域均有所下降。美洲区域核电下降微乎其微。尽管日本核电有所增加,亚太区域的核电还是出现了下降,该下降主要归咎于韩国缩减生产(与正在进行的关于韩国核能未来的讨论一致)。欧洲区域核电产量下降主要由德国核电的逐步淘汰和法国核电的中断导致。同时,比利时和瑞士的核电中断抵消了捷克和瑞典的增长。

可燃性燃料
2017年,经合组织累计可燃性燃料发电量为6188太瓦时,较2016年减少59.6太瓦时(同比下降1%)。其中,亚太和欧洲区域分别增长0.3%和4.9%,而美洲区域下降4.6%。美洲区域内,随着水力发电及风能和太阳能发电的显著增长,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增加导致可燃性燃料发电量减少144太瓦时。但是,这导致天然气较煤炭降幅更大,由于天然气价格更高使其在可燃性燃料结构中比例减小。

电力交易
由于亚太区域没有电力交易,故经合组织的总电力交易由欧洲区域和美洲区域构成。2017年,美洲区域电力出口微增0.6%,进口下降2.6%;欧洲区域电力出口增长4.8%至406.4太瓦时,电力进口增长0.9%至399太瓦时。

2016年的一些模式延续到2017年。德国再次成为欧洲区域最大的电力出口国,超过法国10太瓦时以上。法国依然是电力净出口国,出口超过39太瓦时,然而,由于低核电产量,法国电力出口量不及2015年的三分之二。此外,由于2017年有2个月为电力净进口,法国电力交易出现了较高的波动性,这影响了西欧大部分国家的电力生产和交易。葡萄牙和爱尔兰保持了电力净出口国的地位,而西班牙、瑞士和波兰则更依赖电力进口。在水电和核电恢复的支持下,瑞典电力出口出现反弹。尽管水电(占本国电力生产的份额超过五分之一)有所回落,2017年土耳其贸易余额为正,这是自2010年以来首次出现贸易顺差。

区域视角
由于水文地质条件的差异,经合组织各区域的发电总量和发电结构不同。美洲区域是经合组织中电力产量唯一下降的区域(-0.4%)。美洲区域可燃性燃料发电量下降4.6%,而核能发电量仅微降0.1%。水力发电量增长7.9%,地热、风能、太阳能和其它可再生能源发电量显著增长18.2%。亚太区域电力净增长0.9%。可燃性燃料电力产量微增0.3%,核能发电量下降2.5%,水力发电量仅增0.3%,地热、风能、太阳能和其它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再次实现最高增长率(19.4%)。欧洲区域发电量增长2.4%。尽管地热、风能、太阳能和其它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增长14.9%,但这不足以抵消水力(-8.4%)和核能(-1.3%)发电量的下降,而可燃性燃料发电量增长了4.9%。经合组织各区域的共同特征是,核能发电量下降,而地热、风能、太阳能和其它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增加。

就发电量份额而言,可燃性燃料仍然处于主导地位,其占总发电量的份额:美洲为59%,亚太区域为79%和欧洲区域为48%。非可燃性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总发电量的份额:美洲为23%;亚太区域为12%;欧洲区域为30%。核能发电量占总发电量的份额:美洲为18%;亚太区域为9%;欧洲区域为22%。

国际能源署(IEA):2017年电力关键趋势插图
国际能源署(IEA):2017年电力关键趋势插图(1)
国际能源署(IEA):2017年电力关键趋势插图(2)
国际能源署(IEA):2017年电力关键趋势插图(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