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6日,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与科睿唯安在北京联合向全球发布了《2019研究前沿》(Research Fronts 2019 report) 报告和《2019研究前沿热度指数》(Research Fronts 2019: Active Fields, Leading Countries report)报告。《2019研究前沿》报告遴选展示了10个大学科领域中的100个热点前沿和37个新兴前沿,这也是双方连续第六年携手发布《研究前沿》系列报告。

《2019研究前沿》报告的遴选目标是要找到那些较为活跃或发展迅速的研究前沿。报告以科睿唯安Essential Science Indicators (ESI) 数据库中的10587个研究前沿为起点,科睿唯安主要负责提供137个研究前沿的核心论文及其施引文献的数据,中国科学院主持完成研究前沿的分析和重点研究前沿的遴选解读,此次分析基于2013-2018年的论文数据。

《研究前沿》报告通过揭示基础科学领域的年度热点和新兴前沿,较为客观地反映了相关学科的发展趋势,并有效覆盖了近年获得诺贝尔奖的研究领域。如2016至2018年三次入选天文学与天体物理学研究前沿的 “基于开普勒空间望远镜等开展系外行星搜寻及性质研究” 是获得201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成果的研究领域。今年入选数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领域重点热点前沿的 “电动汽车用锂离子电池的荷电状态估计” 也与今年诺贝尔化学奖的研究主题密切相关。

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表示: “如何把握好世界科技发展大势,聚焦建设世界科技强国,敏锐抓住科技创新的突破口和新的生长点,真正成为推动我国创新发展不可替代的关键力量,这是中国科学院作为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必须回答好、解决好的根本性问题。如何准确研判科技发展方向,为我国前瞻谋划和布局前沿科技领域与方向提供科学依据和研究基础,服务国家科技发展的宏观决策,这是我们作为国家高端科技智库必须圆满完成的时代答卷。”

科睿唯安执行副总裁、亚太区董事总经理刘煜表示:“科睿唯安坚信,一流的科研信息推动一流的科学研究。《研究前沿》报告通过客观的数据与科学的分析,揭示了科学研究的脉络,深入解读了科技创新的趋势。科睿唯安的愿景是帮助全球实现、保护和促进创新,我们将与中国科学院不断加强合作,通过一流的科研信息服务,帮助全球的科研人员、政策制定者、科研基金机构及业界专家更好地做出决策,共同推动全球科学研究的不断进步。”

在《2019研究前沿》基础上,《2019研究前沿热度指数》揭示了世界主要国家在137个研究前沿中的研究活跃程度。报告显示:在十大学科领域整体层面,美国仍是最为活跃的国家,中国排名第二,英国、德国和法国则排名三到五位,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差距正在进一步缩小。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1)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2)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3)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4)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5)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6)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7)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8)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9)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10)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11)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12)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13)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14)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15)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16)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17)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18)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19)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20)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21)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22)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23)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24)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25)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26)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27)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28)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29)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30)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31)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32)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33)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34)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35)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36)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37)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38)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39)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40)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41)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42)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43)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44)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45)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46)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47)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48)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49)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50)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51)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52)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53)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54)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55)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56)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57)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58)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59)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60)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61)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62)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63)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64)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65)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66)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67)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68)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69)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70)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71)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72)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73)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74)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75)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76)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77)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78)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79)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80)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81)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82)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83)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84)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85)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86)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87)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88)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89)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90)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91)
科睿唯安&中国科学院:2019研究前沿插图(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