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张文宏表示,中国的疫苗现在在一期二期事实上进行的速度都是比较快的,但是就疫苗而言,我们的疫情控制得非常好,使得我们失去了在中国从事三期临床研究的一个机会,将来我们中国几个跑在比较前面的疫苗如果要做临床研究,还要到国外疫情比较高发的地方去做。但是从三期临床结果出来到全世界能够有足够的产量让大多数的人得以使用,我相信这个时间节点还不是明年的年终所能完成的。(人民日报)原文链接